北國小城充滿著女性的溫柔。濃濃的綠意霧般彌漫,雲樣淺拂,愛你愛的熱烈,心疼處又是蔭下吐涼。盡管一年九月取暖,但憧憬總是熱乎著。“春風如醇酒,著物物不知”,“東窗晚無熱,北戶涼有風。”“野曠天低樹,江清月近人。”山野裏總升騰著人們生活的執著。
人說根河之美,美在心碎。
傳說莽莽山林中,鄂溫克族部落一老酋長有個女兒叫薩麗,貌若天仙。附近好多後生都送來奇珍異寶討老酋長歡心。但老酋長就是舍不得把女兒嫁出去。
一個冬天的夜晚,迷路的哈薩克青年與薩麗邂逅相愛。老酋長聞知妒恨,便想殺死他,薩麗的弟弟告知姐姐,薩利便與哈薩克青年逃走了。老酋長得悉後領人追趕,一怒之下射死了哈薩克青年。悲傷的薩麗哭呀哭,眼淚像雨水似的,匯聚成河,便是葛根高勒。
是愛成就了根河!
呼倫貝爾的朋友告訴我另則人間至愛的故事。一對鄂倫春戀人上山狩獵遇風雪迷路,避難在一個山洞裏五日。第六天男的對女的說要出去找點吃的。黃昏時分提回來個燒糊的兔子。可女的發現男的少了隻臂膀。男的告訴女的說是追打野兔的時候不幸遇到了一隻黑熊,在和熊打鬥時被咬殘了。女的饑餓難耐,吃了一半“兔肉”,留下另一半給男的。可男的說什麽也不吃,當晚因失血過多離開了人世。女的痛不欲生,待第七天她下山後,被人認出那留下的一半根本不是什麽野兔,而是人的胳膊。女的失聲痛哭,淚流成河。
葛根高勒和著秀美的山色翠影,攜著蒙古和鄂溫克人古樸風情,草甸邊,樺林下,留下辛勞人家,尊享著蒼天豐厚的恩賜,每平方厘米30000的負氧離子環境讓多少人縈回神往。
為什麽根河的人文故事,都和愛情脫不了幹係?我不知道是不是越是偏僻、越是生活條件艱苦的地方,人們就越崇尚愛的力量。
總在想,如果說呼倫貝爾草原和大興安嶺的森林是人間河漢的話,那麽,根河就是其中的一方沙洲。“關關睢鳩”,誰是現在的他和她呢?
夏天原本是喧鬧的,都帶著色彩。而我卻喜歡在炎熱的夏天裏,坐在鬧市,看著柏油路面,行人穿行。櫥窗邊上,一簇簇綠色的植物,茂盛著。室內的溫度恒溫在22度,舒適而清涼。心情立刻就浸泡在這份涼悠悠裏,心生 不倦。
遇到一個年輕的女孩,暑假出來打工。她來自遠方,拖著笨重的行李箱。女孩長得水靈,是那種看著就想留在身邊的女孩。乖巧中帶著天生的無懼的表情,女孩對我說:隻要有地方住,再艱苦的環境都能適應,哪怕是打地鋪,也是樂意的。可惜由來已久的習慣,讓我們還是沒有留下她。習慣了日常中的不牽連,也怕麻煩了自己。看著眼前的女孩,想起了多年前畢業時候的自己,因為青春,所以不怕吃苦。真正的到了現在,卻反而矯情了許多。對生活矯情,對自己矯情,其實,我們都是從那種勇敢的青春走過來的。